終於知道那隻魔為啥叫老鬼,因為他是魔、鬼,喵嗚!

我美好的養傷日在窩進他家第二天就被毀得體無完膚。

才知道我所託非人(雖然本來就不是人)。

我就知道!我就知道魔是沒心少肺的混蛋!拎我回他家不是沒有原因的!

最愛的INABA White Fuji變成半尾吳郭魚,只有硬梆梆的Active Care營養補充品還維持原來的分量,但、但、從一天兩餐變成只有一餐,哪隻貓受得了啊!

「嘜假啊,貓是最能挨餓的動物,妳想騙我還早得很。」老鬼不顧我的貓哭,拎起我一丟。

「喵嗚?」本能展背、轉腰、翻身、四足落地。

他幹嘛?我抬頭,就看見他獰笑著關起我頭上的鐵柵欄。

「這!這這這這是什麼鬼!」我喵叫抗議。「不要關我!我又不會抓花你的沙發、咬爛你的臭皮鞋,關我幹嘛!」

他指著我屁股後頭。「給我到那跑去,每隔兩個小時跑一個小時,不然妳明天別想有飯吃。」

我沿著他手指看去,超大的圓形滾輪(還螢光粉紅色的!)靜靜地在我眼前閃啊閃,不知道在閃什麼鬼。

「跑啥?」

「跑那個。」

「那個是老鼠在跑的!我是貓、是貓耶!搞不清楚狀況啊老鬼!連貓跟老鼠都分不清,你傻啦!」

「馬的,那是專門給妳用的,這麼大的尺寸哪家寵物店做得出來?也不想想自己多胖,本魔好心幫妳減肥,不要給我不知好歹。」

「我就喜歡現在這種圓滾滾的樣子不行哦!我胖還是瘦干你屁事!」

「×!用滾的比走路快很值得驕傲嗎!妳要是因為太胖、膽固醇過高、最後死於糖尿病說出去能聽嗎!」他吼我。

最好成妖的貓還會死於心血管疾病啦!

我用前腳壓住耳朵。不聽不聽,老魔念經。

「總之沒有跑步沒飯吃,妳自己衡量,哼!」魔煙一噴,轉身走人。

白癡笨蛋魔,關得住我嗎,哼哼。

我抬高屁股、壓低前身、伸伸懶腰,準備突圍。

「我關的人要嘛就是我放人,要嘛就是乖乖被關,等我心情好放人,要嘛——」

咕嚕。吞口唾沫。「怎、怎樣?」

「找人收屍。妳有種就自己出來看看。」

「我是母的!喵嗚!」

母貓要什麼種!我喵!抓抓抓——

我跟你沒完,死老鬼!

 ★★★★★

就這樣,我決定絕食抗議,但——

該死的,我的肚子跟我過不去,嘰哩咕嚕直叫,聲音之大,讓老鬼又逮到機會嘲笑我。

怒火攻心,死活都要我跑是吧,哼哼,老娘跟你拼了!

我——跑!

也不知道是憤怒讓我撐過接下來的日子,還是因為把這個該死的滾輪想像成老鬼的臉狂踩,我的確是跑個不停,發了瘋似地跑,跑得汗水淋漓,毛都濕得東捲一團西虬一塊(我就是自然捲不行哦!)、跑得——靠!哪隻貓會這麼喜歡運動!

我跑到可以參加奧運當妖貓界的紀政;另一方面,老鬼卻是冷氣吹到在屋裡穿外套——死魔,竟然在滾輪上安了發電機,存心誆我幫他省電費的!王八大混蛋!

「魔要活在人間很辛苦的!」他賊笑說,氣得我直想抓花他那張虬髯臉。

他最好辛苦啦!我呸!他老兄只要變回原形拐騙人類美女到家裡當打掃煮飯的阿桑,他哪裡辛苦了!

「我要是能,還用得著窩在那間學校當老師?」

「……」他又探我神識,不過這回我聰明地沒開口。

得趕緊修煉,至少煉到能築起擋住他探知我神識的程度。

天曉得會是什麼程度,但再這樣下去,啥都被他看穿了,我還有什麼搞頭。

「怎麼不問下去了?」

「我才不攪和跟我無關的事。」沒得尿遁,我縮回去滾輪跑步。

「這就奇了,」老鬼手指穿過欄杆間的縫,抓抓我腦袋。「我還以為貓是最有好奇心的種族,不是說好奇心殺死貓嗎?」

「哼哼,有品味、有道行的貓才不受本能控制,我們會控制本能。」

「那好,妳就好好控制妳的本能,吳郭魚的量再減一半。」

蝦米?!半尾就很過分了,現在只剩半尾的半面!連把魚翻面再咬幾口的待遇也不給我!

「死老鬼,你還給不給貓活啊!喵嗚!」==+

小氣魔!沒事抓什麼狂!我尊重你隱私權還不好哦!這麼有品德的貓你要到哪找啊!

★★★★★

養傷十日,老鬼終於把我帶到學校,用廣播找來祝辰羽,將我物歸原主。

「喵嗚!」

看見那個死小孩,我忍不住淚奔進他懷裡。

「喵嗚!喵嗚!喵嗚!喵嗚∼∼

大概是被我的熱情嚇到,祝辰羽愣了住,任我撲在他身上喵喵叫。

「大姊!」

「貓大姊

「貓姊兒

「您回來了,您終於回來了兒

這招呼好熟悉,像是某個老政客到對岸被一票小鬼巴結的橋段。

總之——

「我回來了,喵嗚喵嗚喵嗚——」我用神識回應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十三夜鬼。

「大姊變瘦了——」

「貓大姊怎麼瘦成這樣?」

「貓姊兒您瘦了比較好看,之前真的太胖了——」

=_=+「喵嗚!」我抓!

「哇啊啊?!」壯男鬼立刻捂臉跑開。

哼哼,才一回來就給我無禮!呼,吹吹爪子,果然,爪子不磨不成器,是比之前利多了。

扛了六隻陰煞氣重的鬼還不見一絲疲憊,不愧是赤帝後裔。

但這不是重點。重點是——

讓我回家、我要回家、我不要跟那個魔鬼在一起,喵嗚喵嗚喵嗚……

祝辰羽中午就請假回家,抱著我回家。

還沒抱我進門,祝媽祝爸已經衝出來,後頭還跟著老太爺和祝家小妹翩翩。

咦?祝家小妹今天不用上學的哦?

我還在想的時候,祝媽搶過我,緊緊抱在懷裡。

「小花我可憐的小花妳終於回家啦,嗚嗚……媽咪好擔心嗚嗚嗚……都是哥哥壞壞,害妳不見了,嗚嗚……」

「我哪有,我才——」

「笨小花,不要再亂跑了。」祝爸的聲音蓋過祝辰羽的抗議。食指成勾,輕敲我按在祝媽胸前的腦袋。「害妳媽咪這幾天都沒睡好,哭得眼睛都腫了。」

我抬了眼,看見祝媽眼袋有點青,而且很腫。

好端端一個大美人……

「喵嗚……」我縮了縮身子,爪尖輕輕抓著祝媽的衣服,攀上去,輕輕舔了舔。

有點鹹,有點酸,熱熱的東西梗在心口隱隱抽痛。

「嗚哇哇……回來就好、回來就好,嗚嗚嗚……」祝媽的臉壓在我身上直哭。

很想告訴她別哭了,但我只能喵喵叫,不能說話。

他們可都是人類啊。

人類喜歡聽鬼故事,可不表示他們喜歡見鬼。

我只能是一隻普通的貓。

「我回學校了。」祝翩翩的聲音滑過耳邊。

我抬眸看她,對視了好一會,她才走開。

難不成——她跟祝辰羽一樣,是趁午休請假回家的?

「乖乖,瘦得剩皮包骨像話嗎!」

太爺的聲音打斷了我,讓我不能趁機探探小妹的神識找答案。

太爺探腦袋盯著我好一會。「寶琴啊,回頭煮點什麼給小花進進補,女孩家瘦成這樣能看嗎,燉鍋人蔘雞還是熬個十全大補湯什麼的——」

「爸,貓吃這樣太補了啦。」祝爸說,「我上網問問要怎麼給貓進補,老婆,我們登錄找貓的網站是哪個啊?」

「飛格寵物網、流浪動物之家……」祝媽一口氣念了十幾個網站名,「還有美人時尚網站。」

「喵嗚?」美人時尚網站?

「我先上飛格問問,再打電話給小楊,他兒子是念獸醫的,應該知道吧。」祝爸一邊碎念,走進屋裡。

「那是啥鬼啊?」老太爺好奇地跟在兒子後頭。

「網路啊,爸,很好用的,現在還有很多網路棋局,可以讓人在網路上賽棋哦。啊,我找幾個網站給您,這樣下雨的時候,您老也不用冒著雨到外頭找人下棋,還能跟外國人下哦。」

「嘖,那些紅毛番怎麼會瞭解我們五千年的象棋文化……」太爺嗤呼的聲音漸漸消失在屋裡。

「歡迎回家,我的小花。」祝媽又抱緊我,哽咽地說了這麼句,才轉身往屋裡走。

回家——

對「家」這個字眼,人類的概念不太一樣。

對眾生來說,四四方方一間房,能遮風避雨就叫家,可人類就會說那是個「屋子」再不就是「房子」,不會稱那是個「家」。

我一直想不透「家」和「房子」、「屋子」有啥分別;但人類會說「回家」卻不會說「回房子」。

直到現在,我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懂了。

我不是回到「房子」,我是回到「家」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七草/岑揚/呂希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