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53243_2inu20b_l.jpg  

作者:凡妮莎.笛芬堡(Vanessa Diffenbaugh)

譯者:謝佩妏

出版者:聯經出版

出版日期:2011年8月

 這是一本溫暖到讓人捨不得放手、停下閱讀的小說。

閱讀的感受,就像是走在冰冷、沉重、看不到太陽漆黑一片的海底,再慢慢浮上來,並隨著與海平面逐漸拉近的距離,漸漸感到溫暖。

維多莉亞看待愛,是極度渴望卻又害怕的,覺得愛是冬天裡的火,渴望用它取暖,卻又在接近的時候害怕自己會因為太過渴望,無法控制自己投入火中灼痛全身受傷,對於9歲時差一點成為她母親的伊莉莎白更是如此。

只是想要妳注意我——所以9歲的她做了一件傻事,更因為害怕面對這個出乎她意料的錯誤,做出下一件將她推離幸福之門的事,以至於回到孤兒院,直到18歲成年獨立。

能坦然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的人,是值得佩服的。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,人的第一個反應,常常是自我防衛和轉身逃跑。直到一段時間之後,也許選擇遺忘,又或者是拋開與那個錯誤有關的人事物,只要那些人事物不重要,對自己而言並不值得依戀。

但維多莉亞做不到。那些人事物之於她是如此地重要,以至於逃避之後仍依戀難捨,因為無法遺忘,甚至帶有一點自我懲罰味道地讓自己過得很糟。

乍看之下,實在覺得這樣的主角很不討喜,沒自信、多疑、陰沉、孤僻、彆扭,讓愛她的人受苦。但我卻覺得她是笨拙、溫柔、膽小的。

因為笨拙,只好透過花的語言與人溝通;因為溫柔,所以能理解別人的需要搭配出適合對方的花束;因為膽小,害怕擁有愛,不斷地提醒自己別人的愛和好意是火,會灼傷人的,阻止自己伸手接近,也害怕那個會愛人的自己,害怕傷害別人。

但,有句話是這麼說的:「愈怕的事愈容易發生。」

逃開了對伊莉莎白的「女兒對母親」的愛,逃開了葛倫的「女人對男人」的愛,逃開了對小海柔的「母親對女兒」的愛,但最後,還是被母親、男人、女兒的引力給拉了回來,因為三方的包容、等待,終於凝聚出勇氣強迫自己面對「愛」與「被愛」這件事。

但我想,最強大的,莫過於她對小海柔的母愛吧。似乎不分中外,一致認為「為母則剛」呵!所以維多莉亞會因葛倫的一句「苔蘚沒有根,母愛依然能自然而然憑空湧現」醒悟,願意面對一直讓她很害怕的那個字——愛。

依據維多莉亞的花語字典,對這本小說以及作者,我想送上滿手的紫、橘玫瑰(著迷)、薄荷(暖意)、洋桔梗(欣賞)。

【故事簡介】

維多莉亞是個孤兒,從小被父母遺棄。在一次又一次不順遂的寄養經歷中度過童年的她,變得難以跟人親近。她不再期待、不再相信自己會被愛,直到遇見了伊莉莎白。

伊莉莎白小姑獨處,在舊金山外郊的碧綠山坡上經營家族的葡萄園。9歲的維多莉亞任性倔強、桀驁不馴,換來的却是伊莉莎白包容的疼愛,在花朵與葡萄園中共度300多天之後 維多莉亞以為自己真的可以成為一個被母親疼愛的女兒,直到辦理正式領養手續的那一天,她再一次地失望,退回自己的世界,心中卻無時無刻不懷念著9歲與伊莉莎白共度的世界。

18歲那年她終於脫離孤兒院自立,為了生活,她利用伊莉莎白教她的花語與天賦,在花店找到工作,被迫接受人群,走向外面的世界。

上班的第一天,她遇見一名曾參與她和伊莉莎白過去的花農,因為動了心,她不得不去面對自己人生中的缺憾——她懂愛嗎?她值得被愛嗎?配得到幸福嗎?他們能包容這樣內心枯槁如死灰的自己嗎?

她可以憑藉一束花化解別人的難題,也能針對人的個性和需求搭配令人驚喜的專屬花藝。她敏銳的感受就像是解語花一般,說出了人們心中的苦惱與煩憂。卻無法解決自己的問題,她不相信人,不相信愛她的人,更不相信自己……

唯一相信的,只有花的語言。

引用文章:http://blog.roodo.com/dali_novel/archives/15960693.html#trackback

作者:凡妮莎.笛芬堡(Vanessa Diffenbaugh

譯者:謝佩妏

出版者:聯經出版

出版日期:20118

 

這是一本溫暖到讓人捨不得放手、停下閱讀的小說。

閱讀的感受,就像是走在冰冷、沉重、看不到太陽漆黑一片的海底,再慢慢浮上來,並隨著與海平面逐漸拉近的距離,漸漸感到溫暖。

維多莉亞看待愛,是極度渴望卻又害怕的,覺得愛是冬天裡的火,渴望用它取暖,卻又在接近的時候害怕自己會因為太過渴望,無法控制自己投入火中灼痛全身受傷,對於9歲時差一點成為她母親的伊莉莎白更是如此。

只是想要妳注意我——所以9歲的她做了一件傻事,更因為害怕面對這個出乎她意料的錯誤,做出下一件將她推離幸福之門的事,以至於回到孤兒院,直到18歲成年獨立。

能坦然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的人,是值得佩服的。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,人的第一個反應,常常是自我防衛和轉身逃跑。直到一段時間之後,也許選擇遺忘,又或者是拋開與那個錯誤有關的人事物,只要那些人事物不重要,對自己而言並不值得依戀。

但維多莉亞做不到。那些人事物之於她是如此地重要,以至於逃避之後仍依戀難捨,因為無法遺忘,甚至帶有一點自我懲罰味道地讓自己過得很糟。

乍看之下,實在覺得這樣的主角很不討喜,沒自信、多疑、陰沉、孤僻、彆扭,讓愛她的人受苦。但我卻覺得她是笨拙、溫柔、膽小的。

因為笨拙,只好透過花的語言與人溝通;因為溫柔,所以能理解別人的需要搭配出適合對方的花束;因為膽小,害怕擁有愛,不斷地提醒自己別人的愛和好意是火,會灼傷人的,阻止自己伸手接近,也害怕那個會愛人的自己,害怕傷害別人。

但,有句話是這麼說的:「愈怕的事愈容易發生。」

逃開了對伊莉莎白的「女兒對母親」的愛,逃開了葛倫的「女人對男人」的愛,逃開了對小海柔的「母親對女兒」的愛,但最後,還是被母親、男人、女兒的引力給拉了回來,因為三方的包容、等待,終於凝聚出勇氣強迫自己面對「愛」與「被愛」這件事。

但我想,最強大的,莫過於她對小海柔的母愛吧。似乎不分中外,一致認為「為母則剛」呵!所以維多莉亞會因葛倫的一句「苔蘚沒有根,母愛依然能自然而然憑空湧現」醒悟,願意面對一直讓她很害怕的那個字——愛。

依據維多莉亞的花語字典,對這本小說以及作者,我想送上滿手的紫、橘玫瑰(著迷)、薄荷(暖意)、洋桔梗(欣賞)。

【故事簡介】

維多莉亞是個孤兒,從小被父母遺棄。在一次又一次不順遂的寄養經歷中度過童年的她,變得難以跟人親近。她不再期待、不再相信自己會被愛,直到遇見了伊莉莎白。

伊莉莎白小姑獨處,在舊金山外郊的碧綠山坡上經營家族的葡萄園。9歲的維多莉亞任性倔強、桀驁不馴,換來的却是伊莉莎白包容的疼愛,在花朵與葡萄園中共度300多天之後 維多莉亞以為自己真的可以成為一個被母親疼愛的女兒,直到辦理正式領養手續的那一天,她再一次地失望,退回自己的世界,心中卻無時無刻不懷念著9歲與伊莉莎白共度的世界。

18歲那年她終於脫離孤兒院自立,為了生活,她利用伊莉莎白教她的花語與天賦,在花店找到工作,被迫接受人群,走向外面的世界。

上班的第一天,她遇見一名曾參與她和伊莉莎白過去的花農,因為動了心,她不得不去面對自己人生中的缺憾——她懂愛嗎?她值得被愛嗎?配得到幸福嗎?他們能包容這樣內心枯槁如死灰的自己嗎?

她可以憑藉一束花化解別人的難題,也能針對人的個性和需求搭配令人驚喜的專屬花藝。她敏銳的感受就像是解語花一般,說出了人們心中的苦惱與煩憂。卻無法解決自己的問題,她不相信人,不相信愛她的人,更不相信自己……

唯一相信的,只有花的語言。
創作者介紹

七草/岑揚/呂希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