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jpg  

編劇/導演:魏德聖

演員:林慶台、馬志翔、安藤政信、大慶、河原Sabu、徐若瑄

~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,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~

光這slogan,就讓我熱血衝腦,立刻將這部電影放進「本年度絕對要看,不看會後悔」的國片名單裡。

因為上下集的緣故,向來不愛等的我,只好守到下集上映才一口氣看完,沒想到換來的就是連續兩場飆淚不止的處境,甚至一度想號啕大哭,叫說「不要打了!不要再打了!」。(入戲太深……=_=)

上下集4.5小時的片子算不算長?

不,一點也不, 甚至還希望能看見更完整的內容,但再長一點,我可能得嵌著一雙核桃眼回家。(哭得之慘的,實在是故事呈現的悲壯與殘酷,讓人感傷得無以復加)

平常,和朋友看完電影之後,總是有許多的機車、挑剔,哪個鏡頭不夠好,哪個地方有漏洞,哪個情節怎樣怎樣,活像婆婆看媳婦,愈嫌愈順口……

然而,面對《賽德克.巴萊》,看完走出電影院後,平時嫌片不嘴軟、嘴賤不怕死的機車德性不知飛到哪去,好一段時間和朋友相看無語。花了一兩個小時消化,除了「按他N個讚」、「好電影」之外,縱有一些覺得遺憾、可惜的地方,但瑕不掩瑜,總覺得將這些小蟲挑出來就像在雞蛋裡挑骨頭、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,反而會厭惡自己。

於是乎,兩個人相看兩瞪眼,無語凝噎。為《賽德克.巴萊》所呈現的畫面與歷史深深震懾、感傷,也為台灣能拍出這有別於好萊塢且獨樹一格、撼動人心的電影感到驕傲,同時擔心要等到何時才能再看見下一部這等程度的國片。

一場為守住族人驕傲(尊嚴),幾乎可以說是為死而戰的戰爭究竟有什麼意義?在這點上,男人和女人看法的分歧、面對侵略的態度,被細膩地呈現了。

能夠為驕傲,從容赴死的男人們,以及在他們背後以死成就、或沉默但努力活下來的女人們——無關對錯,而是選擇。

所以,當我看到莫那.魯道帶著年輕族人前往荷戈社遊說荷戈社頭目塔道.諾幹被反問為何要反抗時的對話印象深刻——

塔道.諾幹:那又要用什麼來換取這些年輕的生命?

莫那:驕傲。

瞬間,有點被這段對話打到頭的感覺。(想像一下被椰子敲頭的猴子的心情)

身為女人的我實在不明白男人何以如此。

同行的男性友人說,因為是男人,他可以理解為了驕傲而戰、為了取得通過彩虹橋無愧祖靈的戰士尊嚴的心情。

但我其實很疑惑,有什麼比生命更重要?自身的尊嚴與驕傲,真值得用無數年輕的生命來換取而不留一絲苟延殘喘的生機?說不準下一站會是幸福的。

莫怪乎有人說,戰爭殘存下來大多是女人。比起當下的驕傲,女人更在乎的是未來的生機。

雖然提出這樣的質疑,還是為男人的征戰熱血沸騰,更為背後默默付出、犧牲的女人淚流滿面。感動地接受了片中莫那.魯道的那句話:「感謝妳們的付出,成就了部落男人的靈魂。」(這麼一句話就感動到覺得死而無憾,我也實在是太傻、太天真了T0T……)

而藏在背後的,如同莫那與族人對於自身賽德克族的驕傲、文化的認同與誓死捍衛,與道澤群屯巴拉社頭目鐵木.瓦力斯順應日本人「以蕃制蕃」圍剿同族人的行為,對應了今日台灣本土意識與外省意識的對峙,只是現今的情勢用的不是文明,而是「政治」與「經濟」。

我覺得,《賽德克.巴萊》是非常「本土」,但又令大多數本土觀眾感到疏離或生硬到難以消化的題材,是一部必須很用力看的電影,無論是對白、歌謠,穿插著許多賽德克人的文化與傳說,稍一閃神,可能會對下面的情節感到困惑。但這些困惑並非導演或電影的問題,而是我們自己對臺灣歷史的瞭解不足、對這塊土地上存在多元文化欠缺認識,只以過去所接受的教育累積、站在單一文化角度思考所造成。

在看電影之前,曾看過幾篇影評,有的認為片中太多賽德克人出草的片段,太血腥暴力,甚至有人提及讓小孩參與殺戮違反人性。

但,哪段歷史不血腥?哪個改朝換代或革命起義不是鮮血淋漓?又,哪場戰爭裡,小孩不被捲入其中,甚至提早脫離男孩或女孩的行列,成為一名戰士?電影不願呈現,不過是為了保留自以為是的人性光明或人道立場,下意識迴避現實罷了。就這點,讓我非常佩服魏導對巴萬.那威的設定與安排,能狠到這個地步的編劇與導演並不多見。

為了忠實呈現,該下的刀還是要下,該血腥的地方也不容迴避或做矯情的潤飾,甚至美化。戰爭之所以殘酷,正是因為它徹底滅失了人性,最基本的道德也蕩然無存。

更何況,對於這些孩子來說,這是自己為了成為戰士,能夠通過彩虹橋加入祖靈之列的神聖儀式。那是在賽德克人文化認同下自然形成的思考,並付諸於行動,在不懂其文化與生死觀的我們來說,做出的可能就是違反人道、太血腥等的結論。

文化相對論告訴我們所有的文化都是平等且應被尊重的,透過自身文化邏輯的有色眼鏡去解讀另一個文化,在本質上就是一個極大的謬誤,所導出的結果更是偏頗失真。單方面認為太過血腥暴力的評價,或許進一步證實了我們對多元文化的欠缺認識。

寫到這邊,其實覺得有些自相矛盾——

後代的人類透過電影呈現歷史中戰爭、侵略、剝奪人命的殘酷,與此同時,在世界的某一處正在發生同樣的事,夾帶文明之火恣意燎燒相對弱勢的種族,高舉「為他們帶來文明」的旗幟行破壞該種族文化價值的事實,重蹈著歷史的覆轍。

人類,果然是種矛盾的生物啊!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創作者介紹

七草/岑揚/呂希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