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還在狀況外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在狀況內的十三夜鬼由唯一的女鬼做代表說了聲「大姊,冒犯了!」,其中四隻就把我往外抓。

「喵嗚!」我扭動掙扎,暗自慶幸靈騷現象還沒解決,祝家人看不見我現在的處境。

一隻貓飄浮在半空中不是什麼唯美的畫面。

「你們要帶我去哪裡!」

「主人有危險了,大姊。」

一頭霧水。「我又不認識你們什麼主人的,他危險關我什麼事,放我下來,喵嗚!再不放我下來,別怪我——」

「我們的主人就是大姊的主人啊。」那個在碧潭遇到,排在最前頭、年資最小的青頭鬼(ß死時仍是童子身,死後成鬼就叫做青頭鬼,取髮戴青綠之名——冥界對綠帽的定義和人類不同)說。

「是怎樣,上回逃過一劫,這次找你們大姊來幫腔了是嗎?別以為沒赤帝出頭我就打不過你們。上回只是讓你們而已,現在的我可不怕,有種就放我下來,看是要單挑還是一對六,放馬——不對,放鬼過來!」

「您瞧您說的是哪兒的話啊大姊,我們又不是豬油抹心瞎狗眼,怎敢對您不敬。」

喵?這六隻鬼是怎啦?轉性轉成這樣,太詭異了。

「你們到底在打什麼主意?」

「我們哪敢,實在是火燒屁股的當頭,再不趕去就來不及了。」跟在後頭、身形最壯的男鬼抓腦袋,不太好意思地說著,「我們幾個兄弟姊妹最少也死了四、五十年,沒親沒戚、沒人給我們燒紙錢用,供不起大姊坐計程車,只好用咱們習慣的夜行術帶您上路,還望大姊別介意。」

「……」這不是重點好嗎。「我只想知道,你們拖我去找你們主人跟大姊有什麼目的。」

「大姊是在叫您啊,貓大姊——」

★★★

我呆了足足一分鐘。

搞了半天,他們叫的大姊是指我。

乖乖,我什麼時候收這群鬼做弟弟妹妹了,我怎麼不知道?

「是這樣的,大姊——赤帝他老人家安排讓我們跟隨您一同服侍主人左右。他老人家說了,只要我們跟隨您保護小主人,假以時日,他會為我們燒去生前怨恨與冤家債主的不良紀錄,免去我們夜行之苦重返六道輪迴。」

……好你個赤帝,為了保護你家那個曾曾曾曾到不知第幾代的後人,竟然無所不用其極到這地步,連鬼都用上了。

而且——問都不問一下我的意見,就在我尾巴上綁了六隻鬼弟妹!你是我娘嗎?一生生這麼多隻!

話說,我也不知道我娘長怎樣,活了七百多年,都忘了。

「所以大姊,咱們是跟定您了,還請您日後多多指導,牽成我們這群小弟妹。」

牽成?何止牽成,我都開始牽魂了我,還一牽就六個。

「可不可以不要啊……」我抹了把臉,覺得好累。「有你們六個在還怕什麼,不過就是基隆的鬼屋啊,鬼怕鬼像話嗎。」

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。雖然我是被強壓著當上那嘰嘰歪歪研究社社長,還是很關心那票八字輕如鴻毛的小毛頭們第一次社團活動的目的地。

基隆鬼屋嘛,在現代人不怕死愛往那個世界衝之下,原本住在那的鬼早被過盛的人氣擠兌得七七八八,剩沒幾隻了。

六鬼裡的雙胞胎搶在前頭開口,怕被晾在一旁當壁草。

「不怕鬼——」兄說。

「怕妖、精、仙、魔——」弟說。

「像大姊。」兄接道。

「在裡頭——」弟弟。

「有一隻——」

「才求救。」兄弟合奏。

「……可不可以來個正常點的說明?」

「在那的不只是鬼,大姊。」女鬼說。「本來大哥二哥是想先做出點成績當做是給大姊的見面禮,為之前的事向您賠罪,所以沒知會您就先去跟在主人身邊,沒想到才跟到外頭就被擋下,進門不得。」

被稱大哥的是走在後頭的壯男,二哥則是領在前面,有一頭灰髮、六隻鬼裡頭看起來最老的。

「我讓雙胞胎想辦法溜進去探點、看看主人他們的狀況,卻怎麼也找不到主人和主人的同學。後來他們遇到同界,一問才知那屋子早讓蜘蛛精給佔了,留在那兒的鬼都成了供那蜘蛛精使喚的奴隸,日子過得好慘。」

「蜘蛛精?」

六鬼齊點頭:

「好大一隻蜘蛛精。」

「這麼——」

雙胞胎兄弟檔一左一右拉開弓步,高舉雙臂朝彼此側彎,拳頭抵著彼此的。

「大。」

很好,這兩隻鬼是七龍珠合體技的迷。

這算哪門子戾鬼啊!

我覺悟了。是我笨,才會想發懶裝死不做事。

我猜赤帝一定是料到這點,才會故意又找事往我身上丟,警告我再不認真,他會找更多麻煩給我。

花了幾秒鐘的時間覺悟。我聽見汽車轟隆作響的聲音自後方接近。

「去叫車。」我說。

「我、我們沒錢……」壯男鬼說。

「沒錢有沒錢的做法,叫車就是了,你們這樣跑,到那裡剛好收屍!」

女鬼被說服了,停下來招車——用她修長的美腿……

「……誰說叫車要露腿的?」

「那個——」她害羞地絞著手。「電視上……」

嘰!鬼車真的停了下來,副駕駛座的車窗搖下,露出一顆頭。

「美腿姑娘,要搭老夫的車嗎?可惜老夫車上已經有客人了。」

「——把頭放回你的脖子上,老趙。」我掛在車窗上,嘶聲:「我急需用車,而且我也不介意得把你的客人——」

後座飄來低沉涼冷的聲音:

「妳敢?」

「喵嗚?!」老鬼!「你魔當得好好的,坐什麼鬼車啊!」

「校長廢話多,搞得教務會議開到剛剛才結束,我有什麼辦法!哪條規定說加班太累的魔不能坐鬼車!」

是沒這規定,但您老未免越界了吧,最好冥界知道以後不會說話啦。

「妳不好好守在那白癡身邊,跟這票鬼影子攪和什麼。」

「我正要趕去那白癡身邊。你忘了嗎?他們第一個社團活動地點在基隆。」

「知道啊,基隆廟口——」

「附近的鬼屋。」我打斷他的話接了下去。「你一定沒看見後頭的小字。」

「該死的小鬼,就知道人類跟神族一樣卑鄙……」

魔威肆虐,撐不住的十三夜鬼頻頻發抖。

「請、請饒了我們——魔、魔老大……」

老鬼沉吟,煩躁地猛抓腦袋,表情痛苦得讓我不禁同情起來。

最後他火大地叫了幾聲,兩手往大腿一拍。

「全都上車!」

「等、等一下,超載會被罰錢——」

「我燒給你!」老鬼大吼。「去基隆鬼屋,十分鐘之內趕不到,我就燒了你的寶貝金龜車!」

「十分鐘」老趙怪叫,腦袋「啪」的一聲掉副座的女鬼大腿上,嚇得她尖叫。「我們現在在板橋耶!」

創作者介紹

七草/岑揚/呂希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