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亂七八糟的鬼事在赤帝手上獲得圓滿(且火爆)的解決。

據人界新聞報導,碧潭某間空屋被一把無名火燒成灰渣。

眾生八卦報則流傳碧潭空屋大火過後十三夜鬼消聲匿跡的小道消息,說他們蒙天意感召,決心向佛以贖生前罪愆。

那個天意是什麼,我懶得解惑以免生事,反正眾生愛八卦,自己會去查,就算查不到也會胡天胡地亂生話,不愁沒後續。

人界最好看的連續劇叫新聞,眾生裡最精采的故事叫八卦。

而祝辰羽,在這件事後繼續他偉大(或猥褻)的把妹開葷計劃,對於自己碰上十三夜鬼意外開啟天賦覺醒之門一事渾然不覺。

事實上,以祝辰羽目前的狀況,還不到一家有肉萬家香的地步,神人肉的美味取決於神力,不像唐僧肉打從出世就帶著先天香甜那樣招搖。

我之所以能夠感知,實在是因為赤帝渡的那口神力。

小小一口,大大滿足。這口神力不但修復我的元神,更提昇我不少修為。

當然,也無可避免地加深了我和祝辰羽之間的聯繫。(TïT

不過——

神妖不同道,能摻和在一塊兒修嗎?

當時一片混亂無暇細想,之後又恐半個神人肉天賦初萌一事被眾生發現上門討肉,我不敢再像平常一樣發懶,沒日沒夜借助神力加強修煉,直到最近才有這疑問。

雖然修煉時沒遇上什麼難處,可難免會質疑,這樣神力妖力交雜修煉的我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?

無奈我是打出生就沒爹沒娘,之後又是天然成妖,連前輩都沒有,更別說是老師了,想問也不知道要問誰。

再說,祝辰羽惹麻煩的本事之高,讓我根本沒時間去找答案。

什麼赤帝後裔,根本就是麻煩精轉世!

詛咒他萬年童子雞!喵!==+

 

要說八0年代的靈界節目流行熱度只是小火燒,九0年代的現在就是火燒新光三越站前店,五十層摩天樓大火!

由於第四台的加碼製作,這半年來,靈異話題燒得如火如荼,各地靈異消息如雪片般往電視台飛去,深夜靈異節目暴增,搞得這座小島成天鬼影幢幢,說有多害死人就有多害死人。

不單害「死人」,更害活人!

流行使然,加上祝辰羽的死黨現身說法、經驗分享,搞得這所名校也開始燒起靈異大搜奇的風潮。

更慘的是,阿海和王凱不曉得哪條神經接錯線,明明才剛見鬼,竟然提議要成立民俗研究社。

最好是啦!一群攻擊力弱不拉嘰、陰陽五行傻傻分不清的小鬼竟然動腦筋想成立民俗研究社!

更鬼的是,這群小毛頭靠著組織章程第一條——本社以瞭解台灣民俗文化,增進兩性和諧為依歸,發揚博愛之精神,為謀兩性福利、陰陽調和努力,奮發向上——竟能欺上瞞下,吸收到學校規定的申請社團成立人數,輕輕鬆鬆取得校方認可,大方招收社員。

ㄆㄧㄚ ㄐㄧ(←青筋暴裂聲),最好民俗文化跟兩性和諧、陰陽調和有關啦!

社員大會當天,阿海站在講台上,慷慨激昂:

「俗話說得好,國不可一日無君,家不能一日無長,口袋裡不能一天沒有錢——我們民俗研究社也不能沒有社長帶著我們衝衝衝。」

「衝衝衝——」底下二十來個社員振臂喝和。

「但是,大家都知道,我們社團跟別人不一樣,我們的社長寶座也不是隨便阿貓阿狗就能當的,我問過我們的社團顧問老師,他說沒有五兩五不能當社長。」

阿海所說的社團顧問,其實是這所男校的管理員杜老伯,現年六十有三,據(他)說師承茅山法門。

「啊?」小朱的聲音帶著困惑。「我只聽過沒有三兩三,不要上梁山,還沒聽過沒有五兩五不能當社長,什麼意思?」

「八字啊,傻孩子。」阿海走下講台拍拍他肩膀,一臉同情。「你想想看,我們民俗研究社的目標是和美眉一起去探險,藉由吊橋理論、斯德哥爾摩症候群,在危機中培養真感情,促進兩性和諧,共渡美好的一夜——」

……一整個無言。

如果他們把這種精力用在念書上,早就狀元及第、台大一直線了吧。

偏偏,他們只用在為腰部以下一吋雜草地謀福利的壞事上。

懶懶掃了他們一眼,我等著看這群小鬼會玩出什麼鳥來。

碧潭見鬼那天之後,我和過去一樣,分出一半元神跟在祝辰羽身邊,但無論我怎麼隱身,就是瞞不過他的眼。

也許是他天賦初萌,也許是因為他老祖先的那口氣,總之,瞞者瞞不識,識者不能瞞,我索性放棄隱身,大剌剌地跟進跟出。

哪間學校沒野貓,我也不過是其中一隻而已。

剛開始他還會碎碎念,到後來,大概是覺得他堂堂一個男子漢何必跟我一尾花貓計較,拿我沒轍也就認了。

只是我再也不能掛在他肩膀讓他扛著走,到哪都得自己來,實在累煞我也。

「八字輕容易遇到鬼,你們多多少少都有經驗。」祝辰羽說。

我注意到祝辰羽用的是肯定句,而非疑問句。

台下每個人都點頭,露出心有戚戚焉的表情。

與其說他們成立民俗研究社,還不如說是卡陰見鬼同好會。

祝辰羽繼續道:

「為了以後能順利推展社團活動又不會有不必要的『後遺症』,顧問才會要我們找八字重的人當社長帶頭壓鎮,可是我們社團裡面沒有一個人的八字超過四兩——」

原來他連續三天抱著八字命理的書猛念是為了這件事啊……我總算明白過來。

他也沒算錯,這間教室裡的人八字最重只有三兩三,其中還摻雜了畸時出生的畸人,八字少於二兩一,拉低整個平均值,總平均不過二兩四點五,整體卡陰指數高到破表。

我說寄主大人……你高超的領悟力就不能用在學校功課上嗎?祝媽祝爸要是知道鐵定會哭的。

「所以只好用第二種方法。」

「什麼?」二十來個聲音前後發出。

「過厄。推一個冤大頭出來當社長,所有的活動都掛他的名,這樣以後不小心得罪另一個世界的『人』,他們也只會找他,不會纏上我們。」

教室又開始冒出私語的嗡嗡聲。

「誰會那麼笨。」王凱說。

「這個冤大頭不一定要是人。」

祝辰羽說話時,我忙著打理自己的毛,不是聽得很清楚。

壓低腦袋、拉長脖子——我伸了伸懶腰、抖了抖身子、舔了舔毛、抬起前腳抓了抓臉,「喵嗚」一聲翻身準備再小睡片刻,

唔,好冷!怎回事?一股寒意突地打上我背脊。

回頭看翻身後背對的小鬼們——要死了,二十來雙眼睛盯著我看是怎樣?

「大家沒有異議吧?」我發現阿海賊笑的表情很醜。

「……這樣小花很可憐……」社員甲說。

什麼可憐?我不懂。

「人家說貓有九條命,應該還好吧……」社員乙道。

「這樣好嗎?小花是學長的貓——」

「為了社團好,我犧牲一點沒關係。」是我的錯覺嗎?祝辰羽的聲音起來很歡樂。

什麼鬼?

「這怎麼好意思……」

「不然讓我抵社費?我出貓不出錢,社費就當是貼補我家小花的紅包?」

「嗯……這倒是個好主意。」

「喵嗚?」什麼?

我一頭霧水看過每個年輕毛頭的臉,最後望向祝辰羽。

什麼跟什麼?

一直到民俗研究社第一次社團活動我才知道——社團校外活動申請表的社長姓名欄上,「祝小花」三個大字洋洋灑灑就寫在上頭!

我什麼時候變成民俗研究社的社長了

讓一隻貓當過厄嫁禍的替死鬼,你們人類還要臉不要!

這主意還是祝辰羽提出來的,就為了不必交社費的優待!

什麼寄主,什麼神人後裔,惡鬼,是惡鬼啦!

我不要跟著這樣的寄主,不要不要啦!喵嗚∼∼

創作者介紹

七草/岑揚/呂希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